深度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18789003745

舍得酒业惊变:谁将出局?

时间:2020-09-27 11:42 阅读:576

在白酒板块中秋终端动销逐渐开始,整个行业渐入销售旺季之际,舍得酒业却负面消息缠身。

由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舍得酒业的资金本息合计近5亿元至今未还,舍得酒业的股票已经被ST,舍得酒业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

负面缠身的舍得酒业近日股价大跌,较今年最高点每股下跌近20元,而“始作俑者”天洋控股也负债累累,有业内人士预测:“天洋出局已经是定局,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国资投资公司可能会接盘舍得酒业。”

天洋控股:

从闪亮登场到占款不还

在舍得酒业的官网上,公司新闻首条还是今年5月18日发布的为天洋集团庆祝27岁生日,视频里,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周政回忆起“27年前离开故乡衡阳创业的时候……”

在天洋集团的官网上,舍得酒业属于天洋集团的消费品板块,是天洋“大文化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天洋称:“将用百年的时间,将舍得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品牌。”

天洋控股创立于1993年,目前已发展成为横跨文化产业、消费品、科技产业、金融投资和其他产业的大型控股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除了舍得酒业,还有港股的梦东方集团。

2016年6月30日,作为四川省的混改标杆,舍得酒业在产权交易所以公开竞拍方式进行股权改制,开创中国名酒企业混改的先河。天洋控股以38.2亿元的高价获得沱牌舍得集团(舍得酒业的直接控股股东)70%的股权。射洪市人民政府持股另外30%。天洋集团的实控人周政由此成为舍得酒业的实控人。

根据2016年的投资者调研报告可知,天洋控股看中的是舍得酒业的品牌价值和产品质量,“如果改变机制,比如营销方面,会采用一些更具有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未来潜力可期”,并且提道,“天洋不是做资本运作的,是做产业的。”

或许,最初天洋说要把舍得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品牌,并不是在讲故事,自2016年6月30日天洋入主以来,舍得酒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确在逐年增长。2018年1月公司股价最高峰时达到了51.24元/股。

转折点出现在2019年,天洋控股的资金陷入紧张。

于是,2019年1月以来,舍得酒业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因资金紧张、偿还即将到期的贷款,向舍得酒业寻求资金拆借帮助。

那时起,舍得营销通过蓬山酒业、三河玉液转款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7.03亿元,其中:天洋控股0.40亿元、三河天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洋城房地产”)4.8314亿元、天洋房地产(三河)有限公司(简称“三河天洋房地产”)1.7986亿元。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通过三河玉液、蓬山酒业归还舍得营销0.70亿元。

经核查,蓬山酒业、三河玉液、天洋城房地产、三河天洋房地产、沱牌舍得集团均与天洋控股存在关联关系,在本次资金占用中均由天洋控股统一决策。

2019年1月以来,舍得营销还通过蓬山酒业转款至沱牌舍得集团3.185亿元,沱牌舍得集团通过蓬山酒业归还舍得营销5.115亿元,其中代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归还舍得营销1.93亿元。

此前,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承诺于2020年9月19日前还款,但是却“爽约”了。

舍得酒业方面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我们在积极督促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尽快还款。”

周政对占资不知情?

舍得酒业高管接连被查

占资事件中有一个待解之谜,那就是天洋集团实控人周政对于占资一事是否知情。

据媒体报道,“自去年年底开始,舍得酒业的工作都是周政亲自在抓,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早已被边缘化,退出了上市公司的经营,回了天洋控股。”

根据舍得酒业9月3日的公告,经公司向天洋控股和实际控制人核查,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项,天洋控股主要责任人为天洋控股执行董事、舍得酒业董事张绍平(2020年3月9日至今任舍得酒业董事)。天洋控股实际控制人周政对该事项不知情。

随后,上交所要求舍得酒业核实并披露实际控制人周政在上市公司、沱牌集团及天洋控股参与日常经营和管理决策的具体情况;并结合相关资金流向及天洋控股相关人员决策过程,说明周政表示对巨额资金占用不知情的合理性,以及其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对上市公司诚信义务的履行情况。

9月24日,舍得酒业回复称:“鉴于中国证监会已于2020年9月1日起对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周政进行立案调查,同时司法机关也正在对公司资金占用问题进行调查,待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调查结束后公司将对调查结果予以披露。”

在周政是否知情存疑的同时,舍得酒业的高管接连被调查。

舍得酒业接到射洪市公安机关通知,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于2020年9月17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9月24日,舍得酒业从射洪市公安机关获悉,公司董事长刘力(周政的妹夫)、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目前,舍得酒业董事兼副总裁张树平代行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兼副总裁蒲吉洲代行总裁职务。同时2020年9月28日公司将召开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和监事会成员,并聘任公司新一届高级管理人员。

对于高管接连被调查一事,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这展现了大股东天洋控股与舍得酒业管理层之间的矛盾”,他对贝壳财经记者分析道:“一般来说,中国的白酒产业是按照产地交税,茅台是贵州遵义的支柱产业,洋河是江苏宿迁的纳税大户,那么射洪市政府则希望舍得酒业成为当地的纳税龙头。但自天洋控股收购以来,舍得酒业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自然也就没有完成历年的税收目标。再加上涉嫌违规使用舍得酒业的原有资金,种种行为让人失望,这也让舍得酒业的未来发展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谁的舍得?

谁将出局?

肖竹青说:就现状来看,舍得酒业在五年前的那场“混改”并不成功。“天洋控股当时通过向银行借钱收购舍得酒业。在收购成功后,天洋控股排挤了舍得酒业原有的管理层,引进了新的职业经理人。不过,天洋控股并没有兑现当初的业绩目标。”

目前,占资未还的天洋控股也是债务缠身。当年,为了入主舍得,天洋控股累计花费近40亿元,其中过半资金都是借的,至今没有还清。

舍得酒业表示:因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所持公司直接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先后多次被采取司法保全措施,公司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肖竹青认为,天洋控股所持沱牌舍得集团的70%股权有可能会被拍卖,那么舍得酒业就会易主,新东家很大可能会是“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国资投资公司”。

这种猜测也有迹可循,有媒体报道称:“虽然天洋是舍得酒业的大股东,但射洪政府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依然不小。周政还做不到完全说了算,这次资金挪用的事,周政自己并不想爆出来,但是射洪政府意见很大,希望他诚实一点。最后顶不住,不得不发公告。”

9月23日,中新网四川新闻报道称:“针对舍得酒业资金被违规占用以及后续产生系列影响,射洪市金融工作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廖晓华表示,事件发生以来,射洪市政府相关部门持续研判事态进展、适时采取有效措施、稳妥推动问题化解,坚决维护资本市场秩序和金融管理秩序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会同公安等部门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活动,保障经济社会健康发展。”

廖晓华称,作为监管部门,我们与舍得酒业均不断督促天洋控股集团尽快以股权处置等切实可行的方式,归还所占用的资金及利息。舍得酒业已通过民事诉讼保全的方式,冻结了天洋控股集团所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应该说被占用资金的归还,依法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同时,在政府支持和指导下,舍得酒业继续专注于主业,正在积极备战中秋、国庆双节窗口期,保持正常生产经营秩序。

或许,关于舍得酒业的控制权大战已经悄悄拉开帷幕。

来源:新京报  作者:阎侠